松一製茶

線上購物 EN

職人故事

*
陳素玉

陪茶葉睡覺的烘茶師

陳素玉
精製茶的技術難度高,松一的烘茶師不單有技術,還有膽識

傳統製茶的最後一道工序即是再精製,靠烘焙的功夫將毛茶變成好茶,這道工序也是最難掌控、最難傳承的,因為,靠的不只是天份和多年累積的經驗,還有最重要的膽識。

陳素玉是第三代掌門人,18歲決定接家業,26歲開始學烘焙功夫,至今30餘年,問到烘茶訣竅,她說:「除了火侯和時間的拿捏,其他就看你敢不敢了!」在烘焙的過程中,茶葉的品質會有類波浪狀的高低起伏,要剛好捕捉到味道和香氣的高峰狀態,要敢失敗、要敢不計成本、要敢一試再試,常常一烘就到三更半夜,「先生都說我只陪茶葉睡覺。」她笑著說。「但是當你喝到那個茶,喝得到茶葉自身的清香,也喝得到烘焙引出的蜜糖甜、熟果香... 嗯。你會覺得這就是人生了。」
看更多

黃麗紅

和茶樹講話的管理人

黃麗紅
茶園得到用心的守護與願景

茶園一年收成約4~5次,每次做茶季約莫要花上2~3個星期,幾乎沒日沒夜地工作著,產季之外的平日,便是要悉心照顧茶園。

自嘲從阿里山姑娘一轉眼就變成阿里山老娘的黃麗紅,是負責管理茶園大小事的靈魂人物,說穿了也就是園長兼撞鐘的角色,從年輕時只把做茶當成討生活的工作,後來愈做愈有感情,現在都把茶園當成自己的孩子在照料,「我每天都會跟它們說話捏:茶啊茶~要好好長大,這一次就看你們的了!」同時看著許多夥伴,一起從黑髮做到白髮,卻看不見有接班的人... 開朗的她突然感嘆地說:「這些勤勞古意的茶農們再做也沒幾年了,我好希望台灣在地的茶文化可以繼續傳承下去啊!」
看更多

阿吉師

做茶沒有SOP的製茶師

阿吉師
松一製茶師的全能與茶要做得好真的是需要人的用心

每逢做茶季,就是兵荒馬亂的時刻,此時若沒有經驗十足的作戰指揮官,也就是主要負責萎凋的製茶師掌控全局,想要製出好茶幾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
阿吉師可說是這方面的高手,從看準時間開始採茶並隨時觀察天象,有時候一陣山霧飄過來,就知道30分鐘後會落雨,得加緊採收速度;再依照採集的茶菁狀態與當時天氣的溫濕度判斷萎凋時間,若是茶菁的含水量高,就要「捺咖落耶~」,也就是讓日頭晒久一點;浪菁與殺菁的過程要讓茶葉的發酵度與乾燥度都剛剛好,不能太濕會變質、也不能太乾影響後發酵,還要讓香氣停留在頂峰狀態,這些都需要十足的經驗累積... 「天是活的,茶葉嘛是活的。」他說。「很多茶農問我怎麼做好茶?這種事哪有SOP啦~你得用心去感覺每一刻的狀態,才能做出最合貼的判斷。」有經驗還不夠,有用心才是訣竅。
看更多

許盟宜

駐守茶區的在地尋茶師

許盟宜
毛茶品質很重要與松一的堅持

自家種的茶葉可以全程控管品質,但松一也收別人家種的茶,這時候站在第一線的尋茶師就很重要了,因為茶農製的毛茶,如果品質不穩,任憑再厲害的烘茶精製技術都很難妙手回春。

駐守產區的尋茶師許盟宜對山頭各家茶園的狀況暸若指掌,「我每天跑啊~甚至從監工開始,在製茶過程中不停試茶,反覆確認品質後才收茶。」許多茶品牌是採用契作方式,很難確保每次的茶葉品質,尤其毛茶是秤斤賣,含水度愈高就愈重,愈重賣價就愈高,但乾燥度若不足,茶葉容易氧化變質,雖然剛烘好時香氣逼人,但香氣退散的速度也很驚人。「很多茶品牌收茶後,不存放也不再精製,直接以毛茶販售... 我們一喝就搖頭,好好的茶葉就這樣浪費了。」原來,找到好的毛茶還不夠,還需要經過後發酵的放置期,再加上烘茶師的精製功夫,才會變成真正的好茶。
看更多

梅花

樂天知命的拔草班長

梅花
不使用除草劑與茶園生機盎然

雜草對茶樹是很大的威脅,不只會搶奪土壤養分,過多的雜草還會助長病蟲害滋生... 所以,茶季過後的茶園照護,最不起眼的除草工作,卻也是最費時費力、最重要的一環。

梅花是樂天知命的原住民,儘管60歲了還是認真美麗得像一朵花,她是茶園拔草班的固定班底,總是一邊拔草一邊唱歌給茶樹聽,「三不五時會拔到鳥蛋喔~還有一次拔到蛇~嚇死我了~」她活力十足地說著,「我們齁... 早上當跪婦拔草,下午當貴婦喝茶,都是ㄍㄨㄟˋ婦的啦!」環視一圈,看著茶園跟自己一樣乾乾淨淨美美的,她覺得很滿意。
看更多

黑面仔

安靜的茶園守護者

黑面仔
茶園發生的可愛討喜小故事
最近時興的打工換宿,在松一很早就有了。黑面仔在茶園打工換食宿已經有六、七個年冬了,當時是不請自來的,賴著也就不走了...  從剛來的稚嫩青澀,到現在已經可以獨當一面接待、帶領客人參觀茶園,每當遇上做茶季,更是全程守護,絲毫不敢怠懈,深怕有任何閃失... 忠厚寡言的黑面仔,早已成為茶園不可缺的一份子了!「汪~汪汪汪~汪~」黑面仔說他很開心能成為茶園的守護者。
看更多
線上客服